“味道女人”韩勤耕和她的西餐厅
2011-02-20 02:28:1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味道女人:韩勤耕

一个风情婉约的北京女人,一个在欧洲维也纳旅居十多年的女人,来到成都,爱上成都,然后呆下来,开西餐厅,享受着成都。她说:“我比成都人更爱成都”———当你在“ 欧洲房子”见到这个女人,听她讲成都种种,讲饮食文化,你会被她的微笑感染,被言语打动,如果你也是外地人,那你会有在这个奔波的城市停顿下来的冲动——这个女人叫韩勤耕。

微笑

韩勤耕本人比照片中更好看,或者说更灵动。说话没有成都女人的绵软,一口爽朗京腔,抑扬顿挫、掷地有声。然而,让人感受最深的倒不是她说话的腔调,而是言语中处处流露出的对人周到的照顾— —或者说从言语到眼神到肢体语言,非常职业非常亲切的服务性。

在成都,这种感觉是很少能够碰到的,即使在五星级宾馆。多年的旅欧经历和高档餐饮底蕴才能历练出这种谦恭的姿态,发自骨髓的亲切微笑。

采访韩勤耕,是约在欧洲房子— —华尔兹舞后西餐厅,正如她自己形容:她是这里的女主人。亲切、随和,员工们微笑着随意地和她打招呼,眼神中透露着敬畏。微笑蔓延,抛开装修的氛围,这个词形容欧洲房子华尔兹舞后西餐厅的气氛一点都不会觉得过,员工爽朗地微笑着。品位,从眼神中便出来了。

“你看这些来来回回的小伙子,很阳光、很开朗、正直积极向上的。他们少有那种情绪阴沉沉的感觉。我也能被他们影响,觉得自己很年轻”韩勤耕像介绍家人一样介绍店里的服务生。于是我们从员工们的微笑谈到了服务。韩勤耕讲的一个例子可能对每个人都有启发:在西方有这么一个概念,如果在一个高档餐厅,有人请你帮他拿一瓶Cetchup(番茄酱),我会非常不开心。在高档餐厅,我们很少用直接从瓶子里面倒出来的finish(成型)的酱汁,因为这样会被人认为没有爱心、没有制作、没有技术、没有创造等等,所有的不太好的帽子你都可以给他扣上去。

韩勤耕给员工营造了非常好的工作氛围,然而仍有员工挨骂,工作中有两件事

情,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。一是“出品”没有按照要求出到百分之百——她端起面前的餐盘,光洁如新:“这个盘子,你恐怕很难找到手印,如果哪一个盘子在我面前摁了一两个手印,恐怕我的脸呱嗒一下就挂下来了。

你没出,我不说什么,因为我还允许你有用消毒的湿纸巾擦干净的机会,但是你把它放到盘子上准备走了,这时候我可能正在和员工开玩笑呢,马上就会说:‘ 站住,回来! 这是什么?嗯! 没长眼睛啊?平常怎么教你们的?临走的时候盘子都不看吗?’转身一句话不说就扔到厨房里问是谁出的。可能还会多说两句‘ 如果你坐在外边餐厅里,你可能考虑的不是盘子干净不干净,你会想这里的厨师在用什么手来替我做东西。’”所以员工说韩总的脸是晴雨表,不定的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味道 女人 西餐厅 韩勤耕

上一篇:小竹匠开西餐厅发财记
下一篇:西餐做给平民吃 广州创业挣百万

分享到: 收藏